河南省义马市公安局连起码的法律和道德底线都守不住

  2015年7月23日三门峡《黄河时报》刊登“三门峡多名谣言发布者受惩处,别再发虚假信息了”的报道,然而有意思的是,这家报纸在警告他人不要造谣散布虚假信息的同时,自己却在散布虚假信息,真是莫大的讽刺。该报道一说,题目是“不服法院判决网上歪曲事实”,谎称:
  6月2日在《百度—义马吧》中,网民“正气XXX”发帖称义马市交警大队民警在处理一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中存在歪曲事实真相,违法认定事故责任等情况。贴文恶意攻击事故处理民警,该贴文迅速在网上传开。义马市公安局网监大队民警通过多方途径与当事人取得联系。经调查发现,该事故案件为法院已判决案件,因发帖人对判决结果不满,迁怒于处理事故民警,故在网上对相关民警进行诋毁。
  网监民警及时将相关情况进行汇报,并对发帖人“正气XXX”进行调查。经查,发帖人冯某,男,义马市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相关规定,义马市公安局网监大队依法对冯某进行批评教育及警告。
  这是一条十分谎涎的消息,本人就是发贴人,本人所发内容全部属实。到目前为止,本人从没有收到义马市公安局网监大队所谓的任何联系,更没有收到义马市公安局网监大队对夲人所谓的批评教育和警告。此消息除时间和名称,其他所述纯系之虚乌有。经本人与三门峡《黄河时报》了解,得知此假消息乃义马市公安局通过三门峡市公安局所为。
  凡事必有因,义马市公安局为什么要通过三门峡市公安局向《黄河时报》提供这则假消息呢?请看该事件的来龙去脉。
  2013年10月27日17时30分,正是义马市气化厂员工下班时间,在310国道义马市气化厂东约50米南侧非机动车道内,冯博驾驶豫MU3507号两轮摩托车由西向东行驶时,与由东向西行驶的张晓留驾驶的无牌号两轮摩托车相撞,造成两人不同程度受伤,豫MU3507号两轮摩托车损坏变形的交通事故。义马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并就事故发生的过程向当事双方进行了详细的询问。确认“双方车辆已移动(救人需要,本人注)。事故发生时,冯博摩托车由西向东行驶,张晓留摩托车由东向西行驶”。对此事故双方均无异议,并在交警见证下在交通事故现场草图上进行了签字确认。
  按照道路通行规则,南侧非机动车道(单向行驶车道)正常行驶方向应为由西向东,张晓留摩托车由东向西行驶属逆向行驶,根据《公安部交通事故责任划分图解》十三之规定,逆向行驶负事故全部责任。
  在事故认定过程中,交警牛安民、郭鹏、平征翔、李顶等肆意篡改张晓留摩托车由东向西行驶、逆向行驶的事实,利用其执法权公然弄虚作假,为其隐瞒事故责任作伪证。
  更令人感到蹊跷不解的是,交通事故发生后,到事故现场的只有两名交警,但交通事故现场草图上却没有现场勘察民警的签字,反而是根本没有到过事故现场的牛安民、郭鹏、平征翔、李顶等四人的签字?
  就是这一违法认定,给我及其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痛伤。2014年12月,经过不懈努力,义马市交警大队弄虚作假、渎职枉法的证据被发现,对此,我们多次找公安局领导及相关部门进行反映,要求澄清事实真相,依法处理违纪违法行为,回应当事人质疑,但他们都以各种借口,百般抵赖,不作答复。对其不作为,我本人及其家属务必愤慨,无奈我本人通过百度贴吧对义马市交警大队副大队长牛安民、事故中队长郭鹏、副中队长平征翔、办公室副主任李顶等交警的严重违法行为进行了据实揭露。面对揭露,他们如鲠在喉,却又奈何不得,因此便有了本贴开头的一幕。
  对义马市公安局的违法行为,我感到无比震惊和愤怒。义马市公安局作为保一方平安的执法机关和社会秩序的坚定维护者,对自己的错误不但不进行反思和改进,反而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行为,打肿脸、充胖子,贼喊捉贼,采用如此龌龊下流的手段,对他人进行造谣和中伤,实属极为罕见。试想,作为一线执法机关,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进行公开造谣,还有什么违法的事干不出来;供养你们的老百姓还能寄希望你们什么?


  

河南省义马市公安局连起码的法律和道德底线都守不住



  

河南省义马市公安局连起码的法律和道德底线都守不住



  

河南省义马市公安局连起码的法律和道德底线都守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