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滩钟声》:工笔细描的海派情感生活总汇

这是献礼的季节。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剧目集中绽放。五大卫视都是连播三部献礼剧的节奏,眼下浙江卫视和安徽卫视联播的是《外滩钟声》。
这部剧比其他剧倒钩的年代更久远一些。别人基本上都是以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为起点,一路上溯至今,或者中间某个节点。但《外滩钟声》一竿子把故事支回了1966年。

《外滩钟声》:工笔细描的海派情感生活总汇

这部剧也比其他献礼剧更“内向”一些。别人都是在历史的大潮和个人命运的互动中做文章,时不时出现标志性的历史事件和文本烙印,这部剧更加侧重于剧中人的恩怨纠葛和情感逻辑,有点儿“躲进小楼,以小见大”的意思。

上海题材,上海制作

《外滩钟声》是上海题材,上海制作,上海拍摄。

上所谓“外滩钟声”,指的是每到整点就响彻黄浦江的海关大楼钟声。海关大楼位于上海市中山东一路13号,由英公和洋行设计。海关大楼上高耸的钟楼,1893年竣工。钟楼依次分为钟坠、钟面、主机、鸣钟几部分,是一组调音谐和的鸣钟装置。这是亚洲第一大钟,也是世界著名大钟之一。

《外滩钟声》:工笔细描的海派情感生活总汇

海关大楼是上海的地标建筑。外滩钟声是上海人的日常所闻。选取这样的元素入剧,其象征意义不言自明。这部剧以梧桐里几户人家经历的风雨沧桑,书写时代的变迁,见证改开的伟力。

正在播出的这一波献礼作品中,上海制作呈现出军团作战的态势。央视一套在播的《大浦东》,东方和北京两大卫视在播的《大江大河》,浙江和安徽两大卫视在播的《外滩钟声》,以及已经于12月14日上映的院线电影《春天的马拉松》,都是由上海的制片机构出品的。

《外滩钟声》:工笔细描的海派情感生活总汇

全剧上来就把镜头由远及近推向海关大楼的大钟。然后咔哒咔哒的机括声响起,一段齿轮运转的动画出现。接下来是实景,钟楼内部,钟面背后,白发苍苍的杜心生(俞灏明)在检修机械。主人公的职业身份一览无余。钟声敲响,《东方红》的旋律。镜头再次升空,围绕着钟楼旋转。主人公视线所及,时光倒流,回到1966年的夏天。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群红卫兵追逐一个抱着大提琴的姑娘……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特殊年代对人和艺术的催逼,几个镜头就已清晰。一场批斗会上演,小组长(唐雅萍)急欲上纲上线,但梧桐里的街坊都不配合,均以奇葩理由退场。人心的向背和时代的荒诞,也是几句对话就活画出来了。

《外滩钟声》:工笔细描的海派情感生活总汇

总导演是管虎,导演是费振翔,这个开头是电影的叙事节奏。

而美术方面,也是在还原时代和阶层的质感。“反动学术权威”何音(郑毓芝)刚刚下了批斗场,就整理形象,保持尊严,然而她住的已不是小洋楼,只是“吃饭、睡觉、洗衣服”都在一间屋子里的汽车间。杜心生的家里,则是人多房子小的局促结构。出身是红五类,老爹是工人阶级,楼上楼下,满满当当。

在上海风情浓郁的场景中,几家人几十年的聚散离合上演了。

初恋最美,初恋最痛

故事发生地主要在上海。因为上山下乡的缘故,剧中人也曾经到东北去种地和护林,以及醉醺醺地看月亮。

命运的轨迹总是被时代扰动,故事的走向总打下时代印记。杜家和郭家难以解开的仇怨,就是郭阿盛(贾晨飞)失手将杜师傅(姚安濂)推下楼,闹出了人命。杜家长女杜心芳(何晶)和爱人阿大(陈俊亨),也是响应领袖的号召,才到了条件艰苦的农村插队,结果先后殒命,留下遗孤。

《外滩钟声》:工笔细描的海派情感生活总汇

但这部剧不是宏大叙事,这些生生死死不是故事的主干,它们主要是给活着的人留下了创伤和心结。从本质上说,这依然是一部情感剧。它写了阶层的铁壁,写了仇怨的化解,写了自强的精神,写了邻里的守望相助,写了爱情的生死不渝...其中最动人的,是初恋的青涩甜蜜,以及初恋不成眷属的悲情。

杜心生和俞佩佩(刘碧渠)是经历过考验的情侣。在资产阶级被批倒批臭,大提琴被埋在沙里不见天日的岁月里,杜心生像一座大山一样护佑着俞佩佩。在两个姑娘同时向自己示好的幸福烦恼前,杜心生毫不犹疑地选择与俞佩佩在一起。甚至在家庭阻挠出现,两个人不能公开相恋时,他们也通过手电的明暗来维系着爱的电波。

然而,同过患难的人,不一定能共享安乐。困难压不跨,阻挠挡不住的一对爱人,在拨乱反正、世道清明之时,反倒无法在一起了。

《外滩钟声》:工笔细描的海派情感生活总汇

佩佩去北京上大学,心生在上海守钟楼,这已经是一种关山万里的阻隔。两个人因为相爱,挺过了这段艰难的日子。然而赴美国深造的机会又来了,彻底的生离死别不期而至。

这一回,已不是两个人的事情。阶层之所以为阶层,就是它把人划分成了无法选择的“三六九等”。人的一生也绝不仅仅是眼前的爱情。这一次,不放手也得放手了。

初恋是如此美好,分别是如此疼痛。这一对儿的离合,情真意切,撕心裂肺。

故事还不算完,心生和佩佩好的时候,苗招娣(陈洁)是电灯泡,麻烦制造者。后来,佩佩远走,心生和招娣结了连理。多年以后,佩佩归来,红玫瑰和白玫瑰之争再度出现,江海翻波浪,又打了好几个回合。

《外滩钟声》:工笔细描的海派情感生活总汇

还回来说初恋。杜心美(吴谨言)和郭阿昌(陈伟栋)也是情路多难的组合。心生和佩佩的顾忌在于政治上有压力,心美和阿昌的天堑是两家有世仇。